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陆和彩大全2020年 >

陈冠希演技巅峰香港暗黑犯罪片挑战华语尺度十五年无人超越

出处:本站原创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8-06   

  虽然导演郑保瑞近些年经常混迹于各种合拍烂片,无论是票房大卖的视效大片《西游记》系列(《大闹天宫》、《孙悟空三打白骨精》、《女儿国》),还是2015年的网络剧《盗墓笔记》,都实在不能算是让观众满意的作品。

  但事实证明,郑保瑞一旦回归自己擅长的犯罪惊悚片领域,就绝对不会令观众失望。

  该片不仅是郑保瑞的暗黑暴力美学集大成之作,论尺度比《智齿》也不遑多让,而且至今被公认为:陈冠希的演技巅峰。如果不是两年后的那场舆论风波,冠希哥绝对有望香港影坛新晋影帝。

  影片的编剧团队包括了多次入围金像奖最佳编剧的邹凯光,大家所熟悉和津津乐道的《爆裂刑警》、《一个字头的诞生》、《金鸡》、《三更之回家》等佳作都有他参与执笔。

  而另一位编剧则是出身银河映像的资深编剧司徒锦源,他因受到银河映像的影响,所以作品中偏向黑色电影风格,角色往往游走于灰色地带,非常强调宿命感,比如经典的《杀破狼》和《放·逐》等等。

  加上擅长于暗黑风格的导演郑保瑞,令这部《狗咬狗》呈现出一种癫狂过火却又绝望悲情的暴力美学。

  如果你看过郑保瑞最新的《智齿》,会发现该片完全是在复刻《狗咬狗》的风格。

  电影的主要角色有两位,由陈冠希饰演的柬埔寨杀手鹏,与李灿琛饰演的重案组警员伟。两人一邪一正,却都性格乖戾偏激,因为一起案件,导致双方如同疯狗一样,在城市里互相追捕追逐和厮杀。

  故事开始于一艘偷渡船上,阴暗潮湿、充满着腐臭气息的船舱里躲着一个邋遢青年。

  他叫鹏,是生在柬埔寨贫民窟的孤儿,因为穷,从小靠着在垃圾堆里捡吃的生存。

  训练他们的老板从来没有把这些孤儿当人看,反而视之为猪狗,将他们关在笼子里自相残杀,以此训练格斗技能,只能杀死敌人才能活下去。

  鹏在这种残酷环境里长大,将弱肉强食视为生存法则,久而久之活得越来越像野兽。

  到了码头,上了接头人的车,鹏也不问,只将对方交给自己的枪和联系地址收下。

  来到约定的地点,一家酒楼,饥肠辘辘的鹏先是狼吞虎咽了一番,然后干脆利落地掏出手枪,没有丝毫犹豫地枪杀了目标,如同一只嗜血野兽。

  在重案组有个出了名的野兽刑警阿伟,行事偏激,不听指挥,查案时的蛮劲像野兽。

  鹏是柬埔寨人,澳门生肖彩资料大全软件,根本不会说粤语,也不识字,如今没了支援,根本不知道码头怎么走。

  走投无路的阿鹏来到一家大排档,结果警察阿伟却顺着蛛丝马迹,也来到了这里。

  某种意义上,阿伟和鹏很像,两人的性格都如同野兽,因此自阿伟第一眼看到鹏,他就怀疑鹏是杀手,于是悄悄让同事秘密遣散大排档里的食客。

  然而鹏意识到危险,不甘心束手就擒的他,轻松制服了一名警察,威胁阿伟不要靠近。

  阿伟不敢轻举妄动,可鹏却干脆利落地杀了警察,还顺带用刀捅死了阿伟的搭档肥林。

  阿伟目睹同事死在眼前,情绪激动的他想要当场杀死鹏,可却被组长给拦了下来。

  警方将鹏铐了起来,打算带回警局审问,但路上鹏却硬是靠着掰弯拇指,挣脱了手铐。

  这并非是因为阿伟作为警察的职责和正义感,而是因为他内心不愿面对的惨痛记忆。

  阿伟的父亲也是一名警察,儿子阿伟一直将父亲视为英雄,所以长大后才考了警校。

 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当警察后,第一个抓捕的犯人就是自己的父亲,因为他是一名黑警。

  但谎言就是谎言,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,阿伟因此常常陷入自我怀疑,心中的正义感也逐渐消弭殆尽,因此行事乖戾,总是一意孤行。

  最终从司机的手机里,听到了来自杀手鹏的一段留言,知道鹏躲在附近的垃圾场。

  在垃圾场,鹏见到了一位智力有障碍的女孩佩佩,并目睹他被一个中年男人给侵犯凌辱。

  鹏本想杀死佩佩,却发现女孩有轻度智障,而且从屋内的照片来看,侵犯她的男人居然是佩佩的父亲。可想而知,佩佩在这个禽兽的父亲的折磨下,才失去了神智。

  鹏于是放开了佩佩,并为她穿好了裤子,女孩虽然神智不清,却感受到了对方的善意。

  疯狂的阿伟与鹏在垃圾堆里展开了厮杀,鹏因为之前已经受过伤,被阿伟给暴打。

  然而佩佩见到鹏被打,居然拿着平底锅将阿伟打晕过去,带着鹏一起逃离垃圾场。

  两人抢了一辆车来到了码头,佩佩求鹏带自己一起走,可鹏此时才发现,佩佩已经很虚弱。

  犹豫过后,鹏还是不忍心,冒险折返,带着佩佩闯入了一间牙医诊所,威逼对方给佩佩治伤。

  可赶到时鹏却不在,只有急需治疗的佩佩,重案组组长下令让同事带佩佩去医院,然后在医院设下埋伏,打算引蛇出洞。

  鹏制服了一名警察,威胁其他人放自己和佩佩走,结果有警员也拿枪顶着佩佩,威胁鹏投降。

  但对于鹏这种杀手来说,根本不在乎威胁,他直接对着自己手里的警员开了两枪。

  接着鹏又干脆利落地射杀了擒住佩佩的警察,然后连开数枪,一个人开挂似地打倒了所有警察。

  然而拳馆的老板得知鹏在香港杀了警察,担心会给自己惹上麻烦,于是赶走了鹏。

  虽然拳馆从来没有把鹏当成人,却是鹏长大的地方,离开拳馆的鹏根本无家可归。

  鹏带妻子去医院做检查,可却被医生告知,妻子胎位不正,所以需要做手术,但这却需要一大笔手术费。

  然而这次老板却没有赶走鹏,反而让他留下,并告诉他,拳馆有一位对手一直在等他。

  鹏见到阿伟,第一时间想要逃跑,此时的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凶狠的杀手,而是一名有家庭的普通丈夫,他不愿意再跟人以命搏命。

  此时的鹏只能低头下跪,并拿刀抵住自己的脖子,想要以命换命,求阿伟放过妻子。

  而佩佩看着鹏,心中充满爱意,直接向阿伟手里的刀撞了过去,用自杀来保护鹏。

  虽然是一部拍摄于15年前的电影,但即使放在今天来看,《狗咬狗》依旧可以说是港产犯罪惊悚片领域的佳作。

  导演郑保瑞在此片中将自己的个人美学风格发挥到了极致,压抑暗黑的故事基调、绝望愤怒的情绪、角色悲情的宿命,乃至于对于垃圾堆和底层贫民窟的脏乱美学的热爱,这些在十五年后的《智齿》当中都得到了继承。

  近些年的犯罪片在人设塑造上越来越提倡一种灰色人设,无论是主角还是反派都很难用简单的善恶二元论来划分。

  《狗咬狗》中的鹏和阿伟两人,开场时两人身份对立,一个是穷凶极恶的亡命徒,一个是爆裂乖戾的野兽刑警;但影片的戏剧性在于,随着故事的推进,两人之间的关系发生对调,鹏在遇到孤女佩佩后逐渐唤醒人性,而阿伟却在一连串厮杀中迷失的良知。

  自始至终,鹏和阿伟都像两只野兽,准确地说是野狗,在阴冷晦暗的城市丛林里互相厮杀。正应了老子的那句话:天地不仁,以万物为刍狗。

  影片的成功离不开演员的精湛表演,李灿琛绝对是一个被低估了的演员,他的成名作《香港制造》里的表演就让人印象深刻,本片中阿伟这个角色的性格其实相当复杂,暴戾外表下,内心其实非常脆弱无助。

  而陈冠希的表演则毋庸置疑,本片中,陈冠希贡献出了炸裂级的演技,角色的兽性、野性和偶尔闪露出的人性,被演绎得丝丝入扣,陈冠希为了营造极为疲倦的样子,刻意不睡觉便开工拍摄,而在拍摄动作场面时,坚持不用替身,敬业精神可见一斑。

  不过,《狗咬狗》在当年上映后票房并不算成功,而就在电影上映两年后,那次电脑泄露照片事件后,陈冠希宣布无限期退出演艺圈,此后虽然偶有客串出演一些电影,比如娄烨指导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,却连正脸都不能露,着实让人唏嘘。